财经

> 财经 > 证券要闻 > 正文阅读

证监会祭出组合拳围堵IPO造假 IPO如何影响股价

时间:2017-06-13 09:08:41 来源:老钱庄 编辑:艳子 - 评论: 0 人参与

为防止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的情况,监管层对拟上市企业质量实行全流程审核把控,且不仅仅限于后端发审会上的从严把关。

对IPO造假,证监会的态度非常明确:零容忍。对于上市公司在发行过程中粉饰业绩的情况,证监会日前再次明确表示,一经发现,将综合运用专项问核、现场检查、采取监管措施、移送稽查等方式严肃处理。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对于IPO的审核,监管层在严把质量关方面不遗余力,不管是公布终止审查IPO企业情况、开展IPO违法执法行动,还是加大现场检查力度和处罚力度的组合拳,都是意在严防企业“带病闯关”。对企业而言,在IPO中千万别存在欺诈的想法,因为即使能够成功上市,一旦被查出欺诈问题,很可能是“新账老账一起算”。

“现在证监会把审核重点放在申报企业的信息披露是否真实上。在审核过程中,把打击造假放在了重要位置,并采取一系列措施威慑造假行为,这是非常好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为了防止出现“萝卜快了不洗泥”的情况,监管层对拟上市企业质量实行全流程审核把控,且不仅仅限于后端发审会上从严把关。

专项问核就是其中之一。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记者,所谓专项问核,就是如果发现IPO企业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疑点,首先向保荐机构等中介机构当面了解情况,重点是尽职调查和核查把关情况。如果发现违法违规线索的,将有关线索移交稽查处理。

现场检查同样能发现一些问题。去年第四季度,证监会开展了首次IPO企业现场检查工作。据证监会新闻发言人介绍,通过检查,发现部分企业披露情况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会计核算不规范,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等问题,证监会将以约谈提醒、反馈意见函形式告知并督促发行人及中介机构予以整改、落实。对于部分中介机构或签字人员存在的,对招股说明书披露信息核查不充分、重要事项核查不到位、工作底稿不完善等执业质量问题,已移送证监会相关部门按程序处理。

值得关注的是,当时,证监会还特别通报了两家企业的情况:检查中发现圣元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存在未披露关联方资金往来、部分贷款发放至实际控制人个人账户、大额现金支付等问题;上海基美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存在销售收入确认与实际情况存在不一致、财务人员兼职关联方财务工作、未披露部分关联方关系、销售佣金实际情况与披露信息不符等问题。

“鉴于上述问题涉嫌违法违规,已将相关线索移送我会稽查部门处理。”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

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尹中立

今年4月份以来,随着股价下跌压力的增加,暂停或减缓IPO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主流的观点认为,IPO的加速使得大小非套现的压力大于股市的新补充资金,打破了股市的生态平衡,股市下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IPO速度太快。但也存在另一种声音,认为IPO的速度与节奏与二级市场股价无关,不应该把股价下跌与IPO挂钩。

那么,IPO与二级市场股价之间究竟是否存在联系?

首先,我们应该承认大小非的解禁对股价影响巨大。新股的大小非套现而导致股价快速下挫的最典型证据是“第一创业(002797)”的股票。5月11日,第一创业迎来9.8亿股限售股解禁,解禁比例占总股本的44.77%,占解禁后流通股的81.74%。第一创业解禁股数是其此前流通盘的4.48倍。在解禁前后股价出现持续下跌,从20元左右下跌到5月23日的8元,下跌幅度超过50%。

既然一只股票的新股解禁对股价形成冲击,那么,这样的新股越多,对市场造成的冲击就越大,这是IPO对股价构成影响的直接证据。

如果因此认为是新股发行速度太快导致了股市下跌,在逻辑上存在明显缺陷,因为:在中小板指数和创业板指数不断下跌的同时,上证50指数却不断上涨,截至5月底,沪深两市共有140多只股票创2015年以来的新高,有17只股票创历史新高。有800多只股票创2015年来的新低,但出现下跌的不仅仅是存在大小非解禁或减持的股票,创新低的股票主要集中在小盘股、垃圾股。如果是新股IPO的速度太快影响市场的供求平衡,那么,它影响的是所有的股价走势,而事实情况只是部分股票下跌。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IPO的速度与数量似乎与股市的二级市场之间并不存在严格的因果关系。

从股价定价理论来看,股价是上市公司未来现金流的贴现,贴现价值取决于三个因素:上市公司的收益预期、无风险收益率及风险溢价。股价高低与IPO的速度与节奏之间的确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因此而认为股价波动与IPO的速度无关,似乎又与市场运行的现状及投资者的直接感受不一致。6月初,在市场呼吁下,新股发行由之前的每周10家减少到每周5家左右,募集资金数量也大幅度减少。受此影响股价开始止跌。不仅如此,历史上多次发生类似暂停IPO的政策干预。最早可以追溯到1993年7月底出台的“三大救市政策”,为了刺激股价,当时出台了三个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暂停新股发行。后来,每当股价低迷,无论是市场的呼声还是监管者的政策储备里,都会有“暂停IPO”这一选项。因此,“IPO的速度与股价无关”的结论不符合中国股市的现实状况。

笔者认为,要理解中国股市的现实与理论之间的矛盾,应该从股票的“壳价值”入手。对于我国沪深的股票市场而言,上市公司的股价里不仅包括“贴现价值”,而且包括“壳价值”。在中国香港市场或国外成熟股票市场,上市公司的“壳价值”接近于零,股价由贴现价值决定。“壳价值”可能是我国沪深股票市场最重要的特点。

因为IPO一直受到严格控制,因此,沪深股市的新股发行存在较高的“成本”(包括财务成本、时间成本和灰色成本),这些成本的存在使得上市公司有了“壳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上市公司没有任何主营业务,却有不菲的市值的原因。我们可以把这些基本没有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的市值视为“壳价值”。

壳价值取决于IPO的成本,因此,每当IPO暂停或暂缓,壳价值就必然上涨。例如,2013年底单个壳价值大约在7亿元人民币,到2015年底单个壳价值上涨到了30多亿元人民币,期间主要原因是IPO被暂停。

壳价值与股本大小之间关系不明显。因为小盘股重组的成本低,其壳价值比大盘股的壳价值要高。假设一个壳公司的价值是30亿元,那么,一个股本为3个亿的上市公司,每股包含的壳价值约10元。股本越大,每股包含的壳价值就越低。

因此,给上市公司估值时,要将其“贴现价值”与“壳价值”区分开,上市公司的“贴现价值”取决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未来预期,而其“壳价值”与上市公司的经营活动完全无关,它主要与IPO的成本有关。

中小板和创业板的上市公司股本大多数都较小,每股包含的“壳价值”较高,这就是为什么中小创的估值一直居高不下的关键所在。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同一家上市公司之间A股与h股之间存在差价,而且差价与股本大小呈反相关关系。

“壳价值”存在的前提是新股上市要存在“成本”,如果新股发行速度加快,意味着IPO成本降低,壳价值自然贬值。如果符合条件的公司就可以上市,则股票“壳价值”将自然消失。由此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第四季度以后中小创的股价开始步入熊途,主要原因是IPO步入常态化,新股上市加快,壳价值在贬值。

如果实施注册制,则中小板和创业板市场将重新估值和定价。这就是为什么市场对注册制高度忌惮之原因。

壳价值的存在使得沪深股市难以成为直接融资的主要渠道,也扭曲了投资者的行为,必须进行改革。即新股发行的注册制改革方向是正确的。但高估值的股票价格回归到合理水平需要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如果操之过急会出现市场恐慌性抛售,导致系统性风险爆发,5月之后的股价大幅度下跌就部分与有关。

如何平衡改革与市场风险?需要监管者高超的操作技巧。依笔者之见,以时间来化解矛盾或许是可行的方法。首先是稳定市场情绪,在此前提下,沿着正确的方向一步一步地前进。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携景财富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请联系我方删除。

名家论市

今日热点